漆之彩小说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阿仲缓缓站起身来,眼眸中闪过一抹愁苦之色。

    他无奈叹了一口气,再深情地看了已然沉沉昏睡的洛姬一眼,淡淡道:

    “两位姐姐好生照顾洛掌殿。”

    言罢,一转身,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东方翻起了鱼肚白,北风萧萧,白雪飞飘。

    高川和白崇翎兴高采烈,连蹦带跳地穿过城门,冲出城外。

    温珀一脸幽怨地跟随其后。

    阿仲则走在最后头,他心下酸涩,眼神忧愁,时不时往城门处回望一眼。

    风雪渐渐转急,覆霜城外,莽莽苍苍。

    忽地背后一串马蹄声响,阿仲心中一动,猛地回过身来。

    但见一架车马疾驰而来,驾车之人赫然便是百灵。

    车帐掀起,千秀首先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再撩帐子,小心翼翼地将洛姬缓缓扶下车来。

    洛姬裘衣紧裹,脸容毫一片惨白。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冲着阿仲勉力一笑,道:

    “阿仲竟也不与妾身话别,便悄悄离去。”

    阿仲愁苦一笑,道:

    “你终究还是亲自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仲交代的事情,妾身还未办妥,如何不来?”

    言罢,一颗脑袋霍地钻出帐子,正谨慎地细细查看四周。

    阿仲一看,不是纱纱却是何人。

    洛姬走近身来,伸出柔荑,轻轻抓着他大手,殷殷说道:

    “替妾身好好照看温珀,莫让她莽撞任性行事。”

    阿仲默默看她,点了点头,眼中饱含无限柔情。

    一阵香风吹来,温珀扑入洛姬怀中,已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是因师徒别离而哭,还是为鸳鸯分散而泣。

    洛姬柔柔细语,好言相慰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她崔走温珀,这才对阿仲说道:

    “妾身身子不适,需得回去静养,阿仲多多珍重。”

    语毕,浅浅一笑,回车入帐。

    千秀俏目红肿,脸颊泪迹斑斑,她脉脉看了看阿仲,便怏怏跟入帐内。

    百灵则瞥了车帐一眼,确定她二人已经入内,这才走上前来,耳语道:

    “主人方才吐了好多血,她怕公子挂怀,便不许我姐妹二人多言。其实她很不舍公子离去,公子定要早些归来,好啦,百灵走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早已秀眸含泪,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她又狠狠地在阿仲腰间掐了一记,而后转身跳上车驾,策马离去。

    阿仲愣怔原地,呆望远去马车,胸中心痛苦涩已然至极。

    洛姬三番五次解救于他,这恩情他还不曾报过。

    如今因为他,又落得这般凄凉下场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对此却无能为力,只得眼睁睁看洛姬吃痛受苦。

    紫瞳寒芒闪闪,杀意森森。

    仿似能真切看见明王面容狰狞,心态扭曲,正一鞭一鞭往洛姬身子抽打,一拳一拳向奈奈娇躯招呼。

    他并不打脸,只因那是他的门面。

    阿仲双拳紧攥,咯咯作响。

    这梁子算是结下了,他日定当加倍奉还。

    忽然有人拍了拍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在发什么呆呀,还不快走,是要等人来抓吗。”

    纱纱清甜之声在耳畔幽幽响起。

    阿仲这才回过神来,他看了一眼远处催他前行的高川白崇翎,不禁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,说不定此刻陆晗正带着罗刹兵追将过来呢。”

    冬雪茫茫,秋草凄凄,夏木森森,春花灿灿。

    白黄绿红,众人又将须弥四季颜色重温一遍。

    心中愉悦,脚下轻快,一行人高歌猛进,才至黄昏,便已悄然下得山来。

    阿仲真切记得当初上山可是足足花了两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否因是下山容易爬山难,还是众人幽禁已久,好似出笼之鸟,疾梭如箭。

    高川攀枝摘桃,谪花踏草,时而蹦于队伍前头,时而跳在众人后头,简直不要太腾闹。

    白崇翎虽也欢跳,但一较前者,便立显安静乖巧。

    纱纱亦是一副地广凭君闯,天高任你翱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有温珀,一路之上,香腮鼓胀,秀脸拉沉,仿若心有无尽烦恼。

    队伍一路向东,踏歌而行,纵声嬉笑。

    是夜,明月当空,繁星拱绕。

    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众人当下决定以天盖,地为席,在树下将就一晚。

    篝焰熊熊燃将,四人围火而坐,啃食干粮。

    唯独纱纱一人,与群不合,路上亦是只与阿仲言语,不跟他人说话。

    她从后者手里抢了两个饼,便一道烟,跑去了一颗树下,独吃起来。

    阿仲见状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随她去吧,她这般古怪言行,着实令人费解。

    “温影大人,去帝都的路你熟吗?”高川口嚼大饼,忽地问道。

    温珀瞥了他一眼,轻轻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高川愕然道: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曾去过帝都?”

    温珀又摇了摇头,撅嘴道:

    “去过几次,只是每次皆由肖师兄带路,人家只管跟随,不曾用心记下。”

    高川一听,登时气结无语。

    他蓦地心念一闪,想起一件事来,便又问道:

    “温影大人身上带足银两没有?”

    “那东西太沉了,人家从不携带。”

    阿仲高川听她这般说来,均是脑际一轰。

    领队影修罗都不带钱,他们这些训练生自是想带,亦是无钱可带呀。

    此去帝都路途漫漫,没钱可怎么过呀?

    阿仲抬头无奈地看了看温珀,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但见后者眸光粼粼,秀鼻挺翘,鹅蛋脸庞略显稚嫩淘气。

    “温影大人作为影修罗可曾独立出过任务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温珀一听这话,好似身上穴道被戳中一般,登时香腮生红,脸容起窘。

    她站身而起,高声说道:“不曾,人家每次都是与肖师兄搭档的。”

    言罢,衣袖一甩,径直走了,留下一脸诧异的三人,干愣当场。

    高川嘿嘿一笑,道:“她这影修罗是怎样当上的,莫不是走了后门?”

    阿仲哑然失笑,他心中自然明了,温珀虽有实力,但因洛姬过于溺爱,致使她缺乏锻炼,几无江湖经验。

    高川又叹了一口气,沮丧道:

    “没钱可如何是好,难不成又让我干回老本行?”

    阿仲这才想起他原是因偷窃地主财物,才被抓了起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,一直默不作声的白崇翎忽地说道: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偷,我···我有,嘿嘿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从怀中掏出一包沉甸甸的东西。

    高川一把夺了过来,迅速打开包布,内里赫然是一堆白晃晃的银锭子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的?”阿仲一脸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师···师姐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!”高川推了他一把,嘻嘻笑道。

    阿仲想起纱纱,回头一看,那树下早已没了她身影。

    他心中嘀咕,便起身去寻。

    夜空愈发清澈透亮,微风习习,木叶沙沙作响。

    身临此境,阿仲只觉无比舒畅惬意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处处充盈绿色生机,全然不似覆霜城那般寒冷透骨。

    阿仲四下寻望,蓦然发现不远处草坡上,一个黑色身影正双手合十,仰天跪地。

章节目录

霜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漆之彩小说只为原作者小春卷卷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春卷卷并收藏霜赋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