漆之彩小说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大慈恩寺重现了盛唐建筑的恢弘,在长安名气较大。正好赶上十五,今日上香的善男信女不少。三人在大雄宝殿上香,捐了香火钱之后,旁边的大和尚请她们每人摇一签。

    谢含蕴先摇了一个上上签,接着许兰芝也摇了一个上上签。孟萦便嘻嘻哈哈地也摇了一根签,她看了一眼签文,上书:曲生年少好丰姿,谈论惊人众仰之。剑坠花瓶成美酒,始知注善通神奇。背面解签道:求财可得,求名必成,诸凡事务,无不安宁。竟然也是上上签!

    许兰芝笑着说道:“不会签筒里都是上上签吧?”

    那大慈恩寺的和尚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:“非也,非也。三位施主福泽深厚,自是一切称心如意。”

    谢含蕴悄悄地说:“我们留人在这里看一阵,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是上上签,若有人不是,说明签筒里的确什么签都有。”

    许兰芝一听,觉得这主意不错。孟萦出来主要是为了散心,对于抽签结果并不看重。

    她们三人在大雄宝殿一边逛,一边关注着解签的桌子。发现后面摇签的几人,只有一人是上上签,多数人都是中签,甚至还有下签。看到这个结果,许兰芝心满意足地拉着孟萦说道:“这下我安心了,总怕他们骗我。看来我们仨运气真不错啊!一会儿去后面的女神殿再捐点香火钱。”

    “啊,许妹妹还没成亲呢,就想着求女神娘娘送女啊!”谢含蕴一脸促狭地说道。

    许兰芝被谢含蕴说得红了脸,指着她说道:“谢姐姐好坏,专门取笑人家。去女神殿也可求健康美貌啊,姐姐貌若天仙,更要求女神娘娘保佑姐姐青春美貌常驻啊!”

    孟萦并不知大慈恩寺里竟然还供奉了萧念念的神像,被称作女神殿。

    “听表姨母说大慈恩寺的女神殿香火鼎盛,前来求女、求健康、求姻缘的人络绎不绝。谢姐姐、孟姐姐我们也去拜一拜吧!两位姐姐都未成亲,求一求姻缘也好,让两位姐姐娶得如意郎君。”许兰芝和谢含蕴、孟萦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要求姻缘,我们可以一起求啊,许妹妹来年娶了正夫,随后还要娶侧夫,正夫不用求了,那就多求几个侧夫好好伺候妹妹吧!”

    “哎呀,谢姐姐这话千万不要让我表哥听见了,要不然他又该板着脸不喜了。他告诉我,婚后五年之内不允许娶侧夫。以后娶侧夫也必须经过他同意,否则给我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表哥还是个醋缸呢!他说不让娶,你就不娶啊!等他嫁过去,由不得他说了算。等你生下嫡女,令尊令堂就该张罗给你娶侧夫了。妹妹不能什么话都听他的,否则如何振妻纲,以后岂不是要被他拿捏得死死的?若是那样的话,令堂岂不是要气坏了。萦妹妹说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孟萦一小没有母亲教导,哪里知道大曌这种婚姻制度下,婚后该如何处理多位夫郎的关系。如今被谢含蕴问道,着实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孟萦只好据实答道:“我父母早年和离,无人教导我婚后该如何与夫郎相处。我并不知该谢姐姐说得对,还是兰芝妹妹说得对。个人认为,既结为夫妻,定是有缘,自应相互体谅,相互尊重,商量着来过日子。

    至于娶侧夫,是国法规定,不娶不行,那也要娶性格合得来的,否则长远下去,肯定会心生怨愤。楚家郎君对兰芝妹妹一往情深,自是不想早早与人分享这份感情,倒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若是兰芝妹妹以后看上别的郎君,可与你的表哥夫君商量着来,若是那郎君人品性格等各方面都好,相信你表哥也能接纳他。倒不用你直接与表哥对上,那样难免伤了夫妻情分。实在不行,还有令尊令堂在上迂回周旋,相信妹妹的日子能过得顺心顺意。”

    谢含蕴听孟萦这么一说,便道:“还是萦妹妹对郎君们有耐心,也不知将来哪个郎君有福气嫁给妹妹做正夫。姐姐我性子直爽,倒随了我母亲,她在家就是说一不二,纳娶侧夫都是她一人说了算,听不得别人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姐姐以后准备娶几位夫郎啊?”许兰芝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能知道,谁知道姐姐我将来会碰到什么人。我身体不好,不知于子嗣上是否有碍,若是有影响,我恐怕不会多娶夫郎,以免耽误了人家。到时我就不养子嗣,放情山水,畅快一生。”

    “蕴姐姐豁达,人生在世,短短不足百年,自是要活得畅快淋漓才不枉此生。”孟萦为谢含蕴的豁达点赞。她也看出谢含蕴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生养,若是真的有了孩子,恐怕一个孕期就会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三人说笑间就到了女神殿,这女神殿修葺得极为壮观,内里却装饰的华丽秀美。院内草木葱茏,宛如庭院的花园。一进女神殿的院门,人果然特别多,不光有女子,还有不少男子。有已婚女子求女的,也有未婚郎君求姻缘的。

    今日上香的众人见到孟萦一行三位美貌的小娘子,不少郎君看傻了眼。只呆愣愣地盯着她们仨看,有那行事大胆的,想要上来搭讪,都被侍奴们拦住了。

    从女神庙出来,三人一路说笑,一路往寺里走去,越往后走,人越少。孟萦由于遭人算计过多,对于周围环境的关注直觉特别明显,她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她们,让她心有不安!

    快到后山时,几乎看不到人了。谢含蕴觉得有些累了,便说去厢房歇歇脚。

    恰好这时有小沙弥经过,许兰芝对那小沙弥说道:“请问小师傅,这附近可有歇脚之地,讨杯茶喝。”

    那小沙弥看着笑模样,便领着许兰芝三人去了茶室。笑着说道:“三位施主在此用茶,今日寺里来了贵客,寺里稍忙碌。小僧手头尚有事未完成,几位施主歇息好了之后,自行离去即可。”说罢,他施了一礼,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孟萦见茶炉上的水尚未煮开,又仔细检查了茶具和用水,发现并无异样,便动手煮起茶来。

    三人一边饮茶,一边闲聊。待歇息了两刻钟,刚才她们领过来的小沙弥又过来了,他对着孟萦施了一礼说道:“佛度有缘人,女郎今日乃有缘之人,无相大师请女郎一见。”

    孟萦听说过大慈悲寺无相大师乃得道高僧,尤善相面,看姻缘极准。他与京中权贵多有往来,京中善男信女为求见无相大师一面费心巴力。今日突然被无相大师召见,孟萦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——有种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许兰芝立马说道:“孟姐姐今日好幸运,能见到无相大师,大师看姻缘极准,到时姐姐请大师好好给批算一番,再求一道符来保姻缘顺遂。”

    孟萦便对谢含蕴和许兰芝说道:“含蕴姐姐和兰芝妹妹在此吃茶,待我见过大师再来与你们一起吃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相大师的茶室,睿亲王萧瑾瑜正端坐于此。无相大师一脸佛相,显得慈爱悲悯。他看不到萧瑾瑜面具后的面相,自是不会多说。早年他给萧瑾瑜相过面,命运坎坷,这些年他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,也不知面相是否有变。

    无相大师与皇正君谢家郎君交好多年,萧瑾瑜基本上是他看着长大的,今日萧瑾瑜请无相大师在暗处给孟萦三人相面,自见过她们三人之后,无相大师就一言不发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无相大师早已看过院中三位女郎的面相,只是有些不解,为何今日寺庙之中会出现两个断命之人,且其中一断命之人面相极好,让他尤为不解。

    萧瑾瑜按压着内心的激动,装作平静无波地问道:“大师见这三人面相如何?”

    萧瑾瑜等了良久,也不见大师做出评价,这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无相大师看了萧瑾瑜一眼,老神在在地说道:“今日这三人面相甚为怪异,其中身体瘦弱、着绿衣的那位女郎一生富贵无忧,却子嗣缘分浅薄,恐怕是终身难有子嗣。另外两位都是断命之人,其中蓝衣女郎应该早已离世,黄衫女郎也应前不久离世才对。不知为何,那二人却又面带生机。那本应早已离世之人却得了大机缘,将来富贵不可限量。若要解开谜团,还需就近观察才能得知。”

    听了无相大师的话,萧瑾瑜叹服。无相大师果真是道法高深,的确都看出了她们的命运。上辈子表妹谢含蕴的确是没有子嗣,一生富贵无忧。孟萦上辈子早夭,许兰芝被盗匪掳走,失踪,估计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不若以大师的名义,请那得了大机缘的女郎过来吃茶,大师与她探讨佛法如何?”

    萧瑾瑜看出无相大师急于探索真相,这才主动提出建议,他料定无相大师一定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无相大师叫来小沙弥,让他去请那蓝衣女郎过来。今日谢含蕴着绿衣,许兰芝身穿黄衫,孟萦身穿蓝衣。

章节目录

春归郎未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漆之彩小说只为原作者羿宁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羿宁并收藏春归郎未知。

顶部